• 聽過一首歌“十年以後,我不認識你,你不屬於我,我們還是一樣陪在一個陌生人左右……”女子在一場意外中失憶,男人獨自守候了十年光陰。然而,十年以後,當他重新出現時,卻……

     

    推開沉重的玻璃雙開門,走進一位乾淨儒雅的中年男子,他下意識地推了推眼鏡,四處環繞了一下,定了定神,曾壁山中學入讀體驗向彌漫著絲縷茶香的茶房包間走去。

     

    “早上好!歡迎光臨!”老闆娘親切地招呼著。男人一面客氣地點頭,一面對老闆娘微笑。“來一杯碧潭飄雪,然後你能再陪我一會兒好嗎,謝謝。”“好的,請稍候。”老闆娘轉身輕輕地帶上了門。沒過多久,一杯清香酣醇的飄雪便輕輕地呈放在面前,男人一直笑著看她輕柔熟練的動作,意味深長。

     

    “我好象從沒見過你,是第一次來嗎?”“是的。”“你覺得怎麼樣?”“很不錯!古香古色,文化氣息很濃也很幽靜。”“嗯,這裡都是我一手佈置的,我自己也很喜歡,雖然生意不太好,我和先生還是捨不得關掉。”“嗯……”男人的微笑僵住了,若有所思。兩人沉默了一會兒,包間裡異常沉悶,只有打開的窗子讓空氣中飄繞著隱隱約約的古琴聲。男人忽然問道:“不好意思,可以請教一個問題嗎?”“什麼問題?”老闆娘好奇地看著男人。“嗯……這……這該怎麼說好呢?”男人輕啜了一口茶,“可以先聽我講個故事嗎?”老闆娘點了點頭。

     

    “我以前有個女朋友,我們的感情非常非常好,從第一眼看到她時,就知道,她是我期待的生命中的另一半。正當我們沉浸在幸福憧憬中時,有一天……”“有一天怎麼了?”老闆娘自己也端來一杯白開水,在旁邊坐下來。

     

    男人低頭盯著茶杯,臉色有些陰沉,輕輕地咳嗽了一下,繼續說:“我忘了,幸福背後往往藏匿著惡魔。就在我們彼此恩愛不舍時,我卻經歷了一次沉重的打擊,那天我倆第一次吵架,她很生氣,哭著要獨自一人回家,剛好走過一座上面施工的建築物下時,一個高空墜物正好落在她的頭上,她當場不醒人事……”“啊!”老闆娘驚訝地叫起來。“都怪我!要是我不那麼任性,要是我堅持用車送她,為求升學曾壁山中學高考生多手準備 要是我不在那片施工建築物地段與她吵架就好了!”男人用力將茶杯放在桌面上,茶水濺出來,撒了一片。老闆娘輕輕地擦試著桌面,問:“那後來呢?怎麼樣了?”“幸好,搶救得及時,她的生命是沒有什麼危險了,但她蘇醒後,卻從此失憶了……”男人的語調平靜得令人害怕。

     

    “失憶?!”老闆娘睜大了眼睛。男人哽咽了一下,“她的父母告訴我,她失去了記憶,失去了認識我以後的所有記憶。醫生說這是選擇性失憶症,當人在遭遇猛然打擊時,會逃避性地藏起一些記憶。他們怕她受刺激,求我暫時回避。”

     

    “還好,反正是暫時嘛!”老闆娘松了一口氣。可男人卻苦笑了一下,說:“暫時?是十年啊!我們約定十年不能相見,就算在街上遇到,也要裝作陌生人!你知道這樣的日子有多難熬?!”男人近乎咆哮著低低地吼著。

     

    “你最終答應了,是嗎?”老闆娘溫柔的眼神使他冷靜下來。“嗯!而且,到今天就滿十年了!”“真的嗎?那真是恭喜,你終於可以去見她了!”“可是,越到這一天,我越害怕。十年了,我的感情沒有改變,但是她呢?她依然不記得我怎麼辦?她有男朋友了或者嫁人了怎麼辦……這就是我想請教你的問題。”男人緊張地看著老闆娘。

     

    “嗯……”老闆娘用手托著頭,臉色凝重,過了一會兒,說:“既然你這麼愛她,她記不記得你並不重要,大不了重新開始,你再追求她一次。但是,如果她已經結婚了,那你就放棄吧!”“為什麼?”男人低下頭,冷冷地問。“因為……因為……今生你與她之間也許還差那麼一點點緣吧。”

     

    大門又一次被推開,透過窗戶看見走進來幾位年青人,老闆娘於是起身,忙著招呼客人。

     

    不一會兒,她走回來,忽然想起了什麼似的,問道:“你為什麼要跟我講這些?我們只是第一次見面呀。”“嗯……為什麼呢……大概是因為那個女孩曾說過,結婚以後要和我一起開一家這樣的文化茶樓吧。”男人一邊環顧著溫馨的環境,一邊打量著老闆娘的表情。“哦,原來這樣。那我祝你們能重新找回幸福。”老闆娘溫婉地一笑,曾璧山中學校園傳真端著空茶壺轉身走了。

     

    不知過了多久,古琴聲似乎停了下來,包房外的大廳裡只剩下的幾位年青人的談笑聲。男人低下頭,眼前不斷閃現著老闆娘手上的結婚戒指,一滴溫暖的眼淚,悄悄滑進早已冷卻的碧潭裡,淹沒在飄雪的世界中。

     


    votre commentaire
  •  

    “不但要尊重自己靈魂的自由,也要尊重孩子那種靈魂的自由。你要明白,不管是你自己,還是你的孩子,只要以一種借事調心的態度來面對這個世界,世界上的一切就都是你的營養,而非束縛,它們都會説明你成大。”

     

    好多父母在面對孩子的時候,總是習慣於把他們當成自己的附屬品。大多數父母總是認為,自己把孩子帶到這個世界上,就有了控制他們的權利。所以他們從孩子剛出生的時候,nuskin 香港就為對方設計了一條自己想像當中的“康莊大道”,還把這種“設計”叫做“愛”。他們不知道,自己無意中扼殺了孩子的自由,把自己的好多欲望都加諸在孩子的身上,包括一些夢想。他們用“愛”的名義,把天真的孩子變成了一種工具。

     

    比如,父母想彈鋼琴,但他們小時候沒機會彈,就讓年幼的孩子去上鋼琴班;父母想學英語,但他們沒有語言的天賦,或者欠缺一種很好的學習環境,就讓年幼的孩子去上英文培訓班。我的意思不是說這些東西不好,也不是說它們沒有意義,但它們未必是孩子真正喜歡的東西。孩子們也許更喜歡在大自然裡玩耍,也許更喜歡跟小朋友們一起在草地上奔跑,也許更喜歡看書、寫字、學書法等等。可是一旦你為他們設計了一種人生的時候,就在無形中剝奪了他們自由選擇的權利。

     

    那麼,父母在孩子成長的過程中,應該扮演一種什麼樣的角色呢?父母應該是孩子生命中的第一個導師。但是,這並不意味著他們應該把自己的經驗和標準強加給孩子,而是說,他們應該教會孩子們如何去思考,如何去選擇,如何做一個人格高尚的人。

     

    我一直非常重視對兒子人格的培養,我教他一定要在人格上成為一個大寫的“人”。在這個前提下,我尊重他的所有選擇。我從來沒有因為他考試成績不好而打罵過他。但我告訴他,他的一生裡,必須要為他自己的選擇負責。比如,無論他上小學、上初中、上高中時,都不寫家庭作業。他的理由是那些作業佈置得不合理,是浪費生命。只要他提議,我就會給老師寫信,叫他們給我的兒子搞個特殊,別佈置家庭作業。如新香港對孩子的減負,我從很早就開始了。所以,當好多孩子都將大量的生命時間花在做作業上面的時候,我的兒子卻讀了許許多多的好書,在與那些大師們“交談”的過程中,他完成了許多同齡人、甚至比他年長許多的人都沒能完成的東西,包括知識的積累、智慧的增長,以及對人生的好多深刻思考。

     

    他從很小的時候,就表現出一種寫作的天分與熱愛,所以我給了他一些文學上的指導。我最注重訓練他的想像力,從他四年級開始,我就對他進行了系統、嚴格的想像力訓練,訓練他無論寫人和敘事,都一定要從靈魂裡流淌出來,也即投入一種生命的真誠。

     

    我兒子讀高中的時候,就開始寫一部長篇小說。每天早上,他三點起床,寫到六點再去上學。他寫的東西很有意思,是以一種大寓言的形式,寫人類在追求永恆的過程中可能面臨的許多困境。對他的這個選擇,我同樣尊重。我不苛求他考個多麼好的大學,我只希望他成為一個高尚的人,成為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。因為,每個人的生命和自由,都屬於他自己,有時的干預,可能會傷害孩子。

     

    就目前來看,我對兒子的教育是成功的。因為他的寫作水準和思想境界,確實超越了很多作家。今後,我仍然會尊重他的選擇。他的選擇造就了他的命運,他的行為構成了他的人生價值。他是他自己的,我不想“侵略”他。我的所有行為,僅僅是為他的靈魂和生命提供充足的養分,但我不想當他的枷鎖和鐐銬。

     

    當然,好多父母之所以要控制自己的孩子,都是因為他們擔心孩子會輸在起跑線上,會被將來的社會所淘汰。但所謂“起跑線”是一種什麼樣的東西呢?它是一種人為的概念。真正的起跑線,其實在每個人的心裡。當我們為自己設定了一個人生的大目標,並且開始以實際行動走向它的時候,我們才真正站在起跑線上。而我們競爭的物件,不是別人,正是我們自己。修行也罷,工作也罷,生活也罷,你永遠都是在戰勝自己,戰勝自己的貪嗔癡,戰勝所有妨礙你實現夢想的東西。社會規定的那條起跑線,僅僅是一種欲望的產物,是非常虛幻的。只有你在乎它的時候,它才能對你產生影響。比如,幾何成績從來都不會讓一個人無法明白、偉大地活著,那為什麼你的孩子幾何成績不好的時候,你卻會產生巨大的煩惱呢?僅僅是因為你在乎它。

     

    我舉個例子,我兒子沒有像好多孩子那樣考一所好大學,但是他仍然非常優秀,比很多名牌大學畢業的孩子都要優秀許多。所有見過他的人,作家也罷,領導也罷,家長也罷,都對他讚歎有加,首先就是因為他非常善良,而且人格非常健全,是個自信且忠於心靈、忠於夢想的年輕人。他的思想境界也遠遠超過了許多作家。他做出許多必要取捨的時候,完全沒有好多人那種扭扭捏捏、猶豫不決的東西。比如說,他在家鄉辦了一所文學院,教孩子們寫作,但是他發現這牽扯了他大量的生命時間,讓他無法成為一個偉大的作家。只有成為一個偉大的作家,他智慧的活水才能真正利益更多的人。明白這一點的時候,他非常乾脆地放棄了自己在家鄉的事業,把收到的所有學費都退還給學生家長,然後毅然決然地來到樟木頭,放下一切,專心寫作。在做出這個選擇的時候,他沒有把世俗的標準加諸在自己的心上,nu skin 如新給自己造成一種毫無意義的心理負擔,而是跟隨自己的直觀智慧,做出最有利於實現夢想的決定。

     

    如果你也能擁有這樣一顆強大自主的心靈,不去在乎這個世界上許多流行的規則時,它們就不能主宰你的命運。能夠主宰命運的是一些什麼樣的東西呢?是你的心靈,然後是體現你心靈的行為。當你有了一顆強大的心靈,並且將你的心靈與智慧都付諸實踐,一步又一步地向你的夢想走去時,只要你有足夠的生命長度,你的夢想就一定會實現。

     

    所以說,當你明白這一點的時候,不但要尊重自己靈魂的自由,也要尊重孩子那種靈魂的自由。你要明白,不管是你自己,還是你的孩子,只要以一種借事調心的態度來面對這個世界,世界上的一切就都是你的營養,而非束縛,它們都會説明你成長。所以,要克服對未知的恐懼,別理那些沒有發生的東西,安住於當下,竭盡全力做好當下該做的事情,但不要執著于結果,管好你的心,你的生命中就不會有任何問題。

     


    votre commentaire
  •  

    若,命運只是一場羈絆的旅程,那麼,我是否該感謝你還能牽著手陪我走到最後;若,海邊的夕陽已經泛黃,那麼,是否我們還能相擁著一起瞭望。若,人生只是一部未經編纂的戲劇,那麼,我是否該感謝這一路上有你;

     

    我,是否要感謝命運的安排能讓我們相遇,能讓我在茫茫人海中看清你的容顏,像是在在海邊撿起最心愛的貝殼,從此以後我就再也不用去海邊。我,是否要感謝幸運女神的垂青,能讓我在這塵世間與你相擁而眠,那樣邂逅像是最美的狂歡,從此你的枕邊不在是一個人的孤單。

     

    我,多麼幸運,在這個億萬的人海裡能夠與你邂逅。也許是緣份註定了我們能夠彼此相遇,讓我們的心靈從此再也不用去流浪,也許是在世界的兩端,早就有了那麼一對孤單的人,他們在等待中眺望,卻只是為了那個遠方未知的人能夠給他一個依賴。於是,從此,世界兩端的人不在眺望不在彷徨,感謝命運飛離我們的憂傷,從給我們那最無暇的光,也許這就是它最大的恩賜吧。

     

    你是否會懂,那些年裡的歲月裡,我總是一個人走在那條彎曲的小路上,望著被風吹落的枯葉,我的心卻早已寂寞成殤。你是否知道,在你不曾來過的世界裡,那條池塘邊的座椅也還只是一個人的身影,淡淡的看著不斷過往的人群,我卻早已在想你在何方。究竟是夢把現實推離的過於浮華,還是遲來的緣份不肯讓我們蝶舞成雙。

     

    只是,很感慨偶然的緣份,只是因為在茫茫人海中看了你一眼,從此再也不能忘記你的臉。那時候,我想我們是一對角度偏離很大的線,但卻始終沒有平行,不管相隔多遠,不管走到哪裡,我們最終還是要相交成一個點。我相信,這個就是終點,無法延長,也不願去延長。

     

    也很感謝,我最摯愛的人,謝謝你一路的與我相伴,能讓我能夠把這一條路能夠走的更遠。如果沒有你,也許我還只是一個人飄蕩在寂寞的海洋裡,心靈沒有棲息的地方,到哪裡都仿佛是流浪。如果沒有你,我又該與誰分享這最最美的夕陽,當它已經泛黃的時刻,我還能陪你一起瞭望。

     

    塵世間有著多少的浮華與燦爛,卻最終都渡不過現實的蒼白與喧囂;塵世間,又有著多少的淚水與歡笑,卻最終都仿佛是夢一般一樣悄悄的逝去;有時候,我們始終都無法緊握住命運它那雙怪異的手。人生的旅途,相遇的遇見了,錯過的錯過了,有些風景,看過了就遺忘了,有些人遇見了就真的對了。

     

    有時候,一個人獨坐在窗前仰望著窗前紛飛的落葉,看著它從綻放到凋零的那一刻,是一出怎樣的戲劇。只是,若落葉的命運沒得選擇,我為何卻又在這茫茫人海中看到了你,是誰即便是在午夜的時分卻依然還撥動著我的心跳,又是誰與我一起品嘗著這人生的五味雜談。

     

    命運中總是有著那麼多機緣與巧合,如果沒有緣,我們又怎能相知。也許命運有時候又是個殘忍的小偷,總是把那最燦爛的時光偷偷的偷走,只是我從不後悔,因為在那美麗的風景上,已經映上了你我的身影。當我想起它的時候,我總是能夠看見你那如星光般明亮的眼睛。

     

    人生也許不如意十之八九,但我卻永遠不會因此而退縮,有你的世界,我仿佛覺得世界每天都是晴天,有你的世界,再多的不愉快都會化解。

     

    一路上有你,苦一點也願意。

     


    votre commentaire
  • 青石板間,霏霏暮雨,朦朧霧閣,若隔輕紗。雨打殘荷,觸亂碧湖,漣漪擾痕。獨行竹徑,煙柳長亭,蕭聲幽婉。醉夢。

     

    心淚殘痕,遺夢迢迢,皎皎難寐。竹影落窗,燭淚曳曳,白髮散亂。吟罷新詞,思亂如麻。醉酒消愁,顰蹙斷腸。醉魂。

     

    蕭蕭秋影,亂花淒淒,望窗追憶明月,皎潔鴛鴦魅影,牽手萬世輪回。誰許誰海枯石爛,誰諾誰滄海桑田,誰與誰踏過落紅無數,誰攜誰泣訴鵲橋。今夕,七月初七,可人欲訴卻已忘言。豈止泣?豈止泣?

     

    柔情似水,佳期如夢,忍顧鵲橋歸路,兩情若是久長時,又豈在朝朝暮暮。

     

    淚落了,心醉了,語亂了,緣斷了。緘默玫瑰,柔盡一生繁華,寄花前月下匆匆流年,花瓶中高貴幽雅的姿勢,誰懂訴不出的憂傷?凋落的花瓣淚,曾幾何隨風而逝,散落各方天涯,翩翩舞落在潭影心湖,隱沒了脈脈殘骸。葉脈雕琢文字情,回憶舞盡離別意,鐫刻青色煙雨情。傘下的守候滑落了霾沐小雨的殘柔。遮掩了伊人嫣然一笑,蔓延了笑瞳中的盈盈淚花,灑落一地殘花淚。

     

    滿城暮靄煙柳,葉絮搖情湖畔。玉戶簾外殘月,妝鏡臺前悱惻。上朱閣,魚雁情,抒心曲,望江南,戲蝶飛,嬌鶯啼,踏落花。剪不斷,理還亂,是離愁。淚彈,笑我癡情。

     

    魂牽驛外斷橋,幽亭外笛聲殘,蝶花零落成泥。暮冥冥,掬明月,香滿衣,脈脈情。夢落花,燈落燼,心茫然。莫言,諷我執著。

     

    濁酒一杯,買醉今宵。望岐路,風飄絮,無可奈何花落去。

     

    俱往矣,萬籟寂。情投意合荷葉殘。

     

    相思樓上月徘徊,照離人。

     


    votre commentaire
  •     塑料混合機也是塑料機械的一種。SHR系列混合機主要是用于聚氯乙烯樹脂的混合、著色,聚乙、聚炳烯顆粒的著色、乾燥,ABS、聚碳樹脂等吸濕性樹脂成型加工前的乾燥,酚醛樹脂的混合等工序。它是塑料加工廠必備的設備之一,在橡膠、制藥、染料等行業中也有廣泛的用途。

     

        由于它具有混合快、混和物均勻,樹脂對增塑劑的吸收性好,機器操作簡便,易于清掃,堅固耐用,結構緊凑等優點,廣泛地應用于各種塑料行業的生産中。

     

        編輯本段結構它由鍋體、鍋蓋、傳動部件、底座、出料口等部件組成。鍋體由不銹鋼焊接而成,內表面極爲光滑堅硬,具有耐磨、耐腐蝕、不易沾點等特點。鍋體外表面有加熱夾套和電阻加熱圈,溫度是通過加熱夾套中的高燃點機械油直接傳遞給鍋體的,使鍋體受熱均勻,調節加熱溫度就可以控制鍋中物料的溫度。夾套外麵包有石棉保溫層。

     

        鍋蓋是由鋁合金鑄造的,內表面經過精車和拋光,可沿垂直方向回轉軸水平順時針旋轉70°,但旋轉切勿用力過大,以防碰傷鍋壁。蓋上開有加樹脂、增塑劑、穩定劑的孔,用戶可根據自己的需要自行安排,中央爲透氣孔。爲防止鍋蓋未蓋好時,攪拌槳轉動造成人身事故,鍋體上裝有一個保險限位開關,鍋蓋未蓋嚴時,開關不接通,電機不能啓動。

     

        導流板是用于加强混合效果用的,它的導流角度可以自由調節。板內裝有一個測溫熱電偶,物料溫度可反映在指示儀上讀出,同時用于自動控制出料口的自動出料。

     

        混合機的攪拌槳,由電機經皮帶來驅動,電機是交流雙速電機,只要按下啓動按鈕,即可實現運轉。主軸由312、314軸承支承運轉。主軸上部有三個攪拌槳,它們順時針方向運轉,使物料一方面沿鍋壁運動,又同時上下循環翻動。加上有導流板的作用,使混合效果更好。由于物料是高速運動的,所以粒粒之間,料與槳之間摩擦熱很大,它使料溫迅速上升,不僅相應地减少了鍋壁的加熱量,而且有利于樹脂對增塑劑的吸收效果。攪拌槳是不銹鋼製造的,又經仔細的機械加工,耐磨、耐腐蝕。

     

        底座是鑄鐵鑄造的,上面有四個吊環,座內是傳動的皮帶和兩個皮帶輪,打開兩側的板可以更換皮帶。座下部有四個地脚螺栓孔。

     

        出料口由優質鐵板鑄造而成,裝有一個手動卸料門,壓緊可靠,密封性好,開閉靈活。卸料方式可用手動方式來控制卸料門的開啓、關閉。

     


    votre commentaire